京涵要学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必须少一个

编辑:京涵要学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父子决裂

付家豪在看板前慷慨激昂的讲着今天刚刚起草的提案,各个部门的管理听的是热血沸腾,恐怕董事长要选用自己儿子的提案了,他用这个提案大伙也无怨无悔,因为这个在看板前绘声绘色讲解的年轻人有这个实力。

“公司如果按照这个方式运行下去的话将会越来越好,而且换个运行方式还可以迎合市场,不会被淘汰。从……”他几乎从站在看板前等到现在嘴巴都没有停下来过,他这份自信非常让在做的管理们欣赏,“我的提议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如果大家觉得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提出来。”

家豪坐在董事长对面的看板前,他的父亲和他自己只有三个人的间隔,但每次解读完提案身体总会有一种居高离下的感觉,然后活生生的被拍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这种提案他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个了。

经久不息的掌声,就像是在赞叹他的文采,也像是赞叹他的胆识,他的提案就如同他说的那样很新颖很诱人。

可是坐在付家豪对面的董事长却没有一丝的欣赏流露出老,反而有些厌恶的表情。

“完了!”

他心中莫名奇妙的恐惧感袭来和前几次一模一样,他咽了口唾沫,等着自己的老爸决定。

掌声停下来了,付鹏嘴巴张开了:“提案是很好,但是坐在这里的各部门管理,你们可听明白了吗?”

在座的十二个人都没说话,因为他们的确不懂,作为这些老古板来说这些很难消化,就算是真正的极品提案他们也只能听的云里雾里的。

“可是,他们不知道可以由我来交给那些同事,我很有时间的!”他看见自己父亲的脸铁青,脸颊上的肌肉抽动着。

“没用,这些管理层的人都不明白还怎么管理自己的下属?”付鹏拧了拧鼻梁似乎很累,然后懒散的说,“提案驳回!”

“凭什么?”付家豪受不了,他自从来到父亲创办的公司里以来从来都没有过一个提案,原因五花八门。

“凭你是我儿子,凭你的提案不好!”付鹏见自己的儿子恼他顿时发火了,“如果这个公司给你接手,不管你接手后会如何更改发展方向我都没有意见。可是我要告诉你,现在还在我的手中,你需要迎合我的口味!”

“不管怎么说那你都撤了我十几个提案了,靠,我不干了!”付家豪抬起左脚用力踢了一下桌子,他眉头一皱,很疼怎么会这么疼。

“不干?”付鹏气的都有点哆嗦了,“你给我走!”他见自己的儿子皱眉头自己也愣了一下。

“董事长息怒,付家豪他说的提案我觉得可以实行的。”他父亲左边的张伯伯劝阻到,他一向是做润滑剂作用,只不过这次似乎没有起到润滑油的作用,反而起到到了汽油的作用。

“张叔,不用你操心了,我和董事长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付家豪感觉自己的心思全部都白费了,就算父亲说句不错,只不过现在不需要这样的提案或许不会这么让人难堪,可是他父亲就是这么个直肠子。

“滚,现在我不想见到你!”他父亲拿起水杯朝门口砸去。

付家豪又踢了一下桌子腿:“我滚!”他瘸着一条腿夺门而出,他不想再呆在这密不透风的房间了。

付鹏见自己儿子走远才缓缓说到:“他和我当年一样莽撞,我就是要磨练他的性格,以免日后自己撑不起这间我一手创办的公司。”

张叔叹了口气:“我真是担心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啊,我说老付啊,你可悠着点!”

付鹏苦笑了一下,他何尝不是怕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出的不好?

他清了清喊哑了的嗓子:“小闻,你谈谈你的看法!”

他第一次觉得风吹在人的身上这么舒服,门口郭美琪正在傻兮兮的朝他招手,她是付家豪的女朋友:“怎么样了,提案你爸爸要了吗?腿怎么了?”

“切老顽固,我这脚不知怎么回事会很疼,都怪他老古董,如果不和他怄气我不至于脚疼。”付家豪不知道,自己生气时踢向桌子的那两脚会惹上那么大的事情。

他只有和郭美琪的时候可以开心一点,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自从毕业到现在,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很不开心,自己的能力就连北大的老师都刮目相看:“切~”

“怎么开心呢?难道我就这么丑?”此时郭美琪在试衣服,本来还想得道一些褒奖。

“奥,没……挺好的,小姐就这件了!”他拉着女朋友就朝店外走。

郭美琪挺生气的,不过因为家豪的生气是事出有因便没有把臭鸡蛋的脸拿来来回显摆:“有什么就不能好好说嘛,大学时候就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她把玩着垂在耳旁的辫子,“你就长点心吧!”

付家豪搂住她的细腰在夕阳下激吻,人生就是这样,看开就好。只不过家豪和普通人不一样骨子里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倔强。

郭美琪脸庞涨得通红,看着眼前充满干劲的小伙心中满满的幸福,正是王八看绿豆越看越好看!

他挽着她的腰坐在中心公园的长椅上,一身西装的他和一身休闲装的她很是不搭调,突然付家豪感觉自己的脚痛的要死:“不行了,我要去医院了,美琪你先回家吧!”

现在美琪和家豪的关系属于准新人了,所以婚前**在一起是有非常有必要的,这是一种磨合期,如果不行还可以分手。

望着远去的轿车,郭美琪心中顿时生出很多的不安她觉得最近整个家要有动荡发生,不要小看女人她们的第六感可是不可恭维,无法小视的。

医院中。

他已经等结果等了将近三个小时,实在受不了才进化验室,还没进去就在玻璃窗前看见几个大夫大眼瞪小眼的盯着一张化验报告讨论着。看面色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其中一个是付家豪的私人医生,见自己的老板进屋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跑过来:“让你久等了!”

“这都两个小时了!”家豪很生气的指着自己手机上的时间。

“奥,化验单早出了,只不过我们在查看化验单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既然是私人医生就不能拐弯抹角了,“家豪,告诉我你的脚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溃疡成什么样子了?现在才来看?”

“胡说,这个伤是早上没注意碰的!”他说。

“怎么可能?伤口不能溃疡这么快的!”私人医生摇了摇头。

“吃什么药可以治?”

“方法只有一个,就不知道家豪你愿不愿意了……”

不可抗拒的力量

医院门口,付家豪掏出不常抽的烟蹲在门口,他就像是一只惊弓之鸟躺在坐在大理石上,大夫说的话真的是超出他自己的预料了:我是那么希望完美的人,不能就这样残缺了!

他一路狂奔,他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就是无法冷静,他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他不知道一桌子会让自己失去一个脚趾头。

家豪躺在妈妈的怀中,今天付鹏打电话给老婆让她好好开导开导家豪:“都多大人嘞还要缠着老妈?”她抚摸自己儿子的头发。

“妈,今天我脚受伤了!”

如果一个普通人家的妈妈或许会说:有没有事?用不用上医院啊?之类的话,可家豪的妈妈却表现得大不相同。

只见她的妈妈瞪大了双眼无法相信的看着付家豪,嘴巴颤抖的很厉害:“什么时候……”

“早上开完会之后,我就是用脚踢了一下桌子,妈,不至于吧?”她见自己妈妈表情很扭曲心中不禁有一些猜测。

“你爸爸知不知道?”

付家豪摇头。

“你告诉那你爸爸了吗?”

付家豪摇头。

“妈,你怎么了,就像天塌下来一样?不就是脚破了嘛!”他问自己的妈妈,只见他妈妈有些恍惚的说了一句:作孽啊。

他妈妈拿出一个相册摆在他的面前,上面都是付鹏哥哥弟弟的照片,她一字一句的慢慢说:“这真的是作孽啊,本以为你不会生什么是非,没想到。”

“不就是脚上嘛至于吗?”

“你别和你老吗倔,你自己好好看看!”他妈妈指着那个照片上的大伯,很平常的一个状态,妈妈指着大伯的一只右脚对我说,“你看。”

他拿起照片仔细的看,没发觉什么不对呀。等等!

那张照片上的脚少了一个脚趾头,是一根小脚趾,就是因为较小缺少了也发现不出来。

“你还记得你父亲在你高中时候出的那场车祸吗?诶,他谨慎了几十年还是出了那档子事故。”

付家豪上高中正面临高考时,付鹏他发生了一件意外,出车祸了,一场可大可小的交通意外。

与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追尾,如果不是安全气囊非常及时的弹出来的话他的父亲恐怕早就飞升了,出乎交警意料的是他父亲单单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和断了一个脚趾头。

不仅如此还有他爸爸家的所有兄长弟弟都是如此,他妈妈一字一句的说:“这件事本来想早点告诉你的,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他妈妈把照片收起来,“明天去医院把受伤的脚趾头切除了吧,这是诅咒,他是会消磨你的,我不想你也像你爸爸当初一样!”

“妈,别开玩笑了,诅咒,这年头怎么会有这么一种东西?”付家豪是个严重的唯物主义。

“你不去弄掉它以后你会后悔的!”他妈妈都快要哭了。

他轻轻的亲了一口妈妈的额头:“没事的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去困死了陪着郭美琪逛街累的要命,睡觉去了,晚安!”

“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不听妈妈的话呀?”

付家豪把脚趾头上的纱布拽下来,那种事十指连心的疼痛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理解的,纱布上还粘连着一些肉块,这个感觉就像是欧美恐怖片里面剥皮桥段一样,粘稠的质感看着都恶心,淡淡的恶臭铺面而来,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毛病了,神经大条,不就是真菌多了点嘛,因该没事的吧?

可是他错了,因为如果诅咒的后果神经大条就是的话,那么诅咒也太小儿科了。

今晚他没有和郭美琪亲热,可能是太累的关系,这样也好可以快点接受这个事实。

四周一片黢黑,他站在那里四周张望,感觉莫名的寂寥,这个地方他第一次梦到,只有高智商的人才可以在做梦的时候知道这一切是梦境,付家豪就是这么一个人。

“有人吗?”他试探着。

人天生便对黑暗恐惧,也许这就是有智慧的弊端,他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叫嚷了半天就是没人理睬,他害怕了,他怕孤独怕黑怕被人否定尤其是自己的爸爸,

完了,他想到自己爸爸的时候直到马上就会有一个和父亲一样装束的人出现了。

日思夜想做梦就很容易梦到白天想的东西,一个厚重的声音从他的耳朵眼里钻,痒痒的很有磁性的一个男声,是他父亲:“儿子,对不起!”黑暗中一道光笔直的照下来,他父亲赤脚站在他的面前。

“爸,没事!”

“我不该瞒你这么久,其实做这一切爸爸我都是为了你!”付鹏抱住了儿子,虽然是在梦中却如此真实,或许现实中美琪正和他相拥而睡吧?

“嗯,晚上妈都和我说过了!”付家豪擦干父亲眼前的两滴泪,“‘我知道你为我好,那种诅咒怎么可能是真的呢?现在是科学时代要讲究科学!”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他父亲嘴巴里传出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和你爸爸一样,无药可救!”

男人的声音很陌生说出的话就像是邪恶的声音特效,由远及近,不断的从四周黑暗处传来,几乎有种360环绕音响的感觉把他包裹在其中。

“你是谁?”他害怕了,一个有智慧的人可以在梦中操控一切,但眼前的爸爸已经不受他控制了,他朝着男人大吼,“从我的梦里滚出去!”

他想动弹,可是只感觉自己的腿如同注铅一样无法迈出去一步,他“父亲”一步一步的走到他前面身子紧紧的贴在付家豪的胸膛,一股臭味铺面而来:“你和你爸一样,不相信我,哼,不相信就算!”他父亲说完这句话后身子一变凭空消失了,然后又出现了一个女人她阴阳怪气不男不女的看着付家豪。

付家豪顿时感觉自己的脚趾头吃疼无比,他醒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他未婚妻郭美琪担心的看着付家豪,他从早上五点就开始抱着自己了,那种抱不是轻轻的抱而是非常用力的勒,郭美琪差点没被他勒死。

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身体笔直的僵在床上麻木的看着天花板,他自己想动弹,可是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家豪,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嗯……”他发不出声音,只能从喉咙里简单的发出嗯嗯的声音。

他妈妈和爸爸也在焦急的看着他:“美琪,你去工作吧,我来照顾他就行了!”妈妈看着美琪。

“阿姨,没事我请假就可以了。”

“不要因为这点事耽误自己工作啊,要不这样叔叔开车带你去吧,这样可能会快一点!”付鹏说。

美琪有点尴尬的说到:“叔叔,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正好你那里离我的公司很近,叔叔可不是怕麻烦的人呦!”付鹏在家和工作的时候完全是两样,美琪永远都不可能想象到家豪严重的叔叔谁是那么恐怖的存在。

“妈,太可怕了,我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他妈妈摸着一额头汗珠的儿子眼神中充满了惆怅和担心,“你先去洗个澡吧,臭哄哄的。”

他儿子变了,不知道怎么的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付鹏,他要找到他爸爸,当听到他妈妈把付鹏接美琪去上班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了,瘫坐在地上。

他是个愚者把梦和现实弄颠倒了。

“你先快去睡觉,妈妈保证美琪没事的!”

听完这话付家豪才从地上挣扎着起身,迅速的冲了个澡。

他妈妈在哪里准备把为何付家豪携带着这种诅咒全盘托出,家豪现在神经彻底衰弱了,他起床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自己的脚趾头,左脚大脚趾如同水泥灰一样的颜色,死气沉沉,水冲刷的时候还时不时流出黑色的血,他用药都不曾管用。

他开始接受这个事实了,自己被埋下了一种无法抗拒的诅咒。

付太太坐在沙发上组织语言,付家豪一瘸一拐的走过来,露在外面的脚趾头血肉模糊的展现在付家豪妈妈的眼前,他妈妈脸色刷一下就变成了绿色。

“儿子,咱们去医院要不然就麻烦了,如果露出来白骨那就不是一个脚趾头可以解决的事情了!”他妈妈说。

“能把至今没有告诉我的事情说给我听好吗?”付家豪顿时有种感觉老妈要给他讲述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诅咒的起因

二十六年前,天正是春暖花开鸟语花香的季节,这一天整个家里的人都沸腾了,付鹏当爸爸了,而且是个龙凤胎的爸爸。

欣喜之余却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女孩子的眼睛张不开:“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啊?”

付鹏把婴儿抱给医生,那个医生看着没有眼皮的双眼,用手摸了摸凹进去的眼皮叹了口气,医生摇头:“没用了,这个女孩估计养不活了,你还是把她丢了吧!”

怎么可能?这可是自己的孩子啊,就算自己砸锅卖铁也不愿意丢了这个小孩,直到付鹏的爸爸来才说动他丢了这个孩子。

“爸,这肯定不是真的,把礽!”付鹏泪流满面的看着父亲手中的婴儿。

他头也不会的跑了出去,只听见屋中传出一声声洪亮的啼哭声,随后就是肉摔在地上的声音,这就像是一个循环,付鹏父亲的父亲曾几何时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她爸爸拿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塑料袋:“把她给埋了,埋在花坛就可以了!”他面无表情就像是一个屠夫。

“如果不处理掉这个女孩恐怕日后你会有**烦的!”付鹏瞪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老子我以前也有过和你一样的神情,以后你会明白的!”

“什么我居然有个孪生姐姐?”付家豪吃了一惊,他不相信现在身体还那么英朗说话慈善和蔼的爷爷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后来你爷爷偷偷告诉你爸爸原委,原来我们祖上有人积怨,死前曾经立下毒誓:让后代子孙生生世世不得放肆,如若不然变回遭遇断指止痛,繁衍子孙一定是男孩,如果生的是女孩必须要在七周之内诛杀。”付太太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因为这时候付家豪疼的汗珠都下来了。

“那他为什么要下这个毒誓?”

“不知道!”

付家豪问:“那我爸爸的脚也是那个诅咒?所发的毒誓是断脚趾?”

“嗯!”

付家豪身子猛然一震,一阵冷风从他的耳垂处吹着:“谁?”

他回头望去,一个小姑娘出现在他的面前:“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吧?”这个声音就是在付家豪梦中的声音。

付家豪拿起桌子上的刀子一下有一下的朝着自己的脚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只知道自己的脚趾头断了。

尾声:

他躺在床上,护士给他换药,他在母亲告诉事实时,疼痛的昏倒了。

推荐阅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错爱